2010年5月21日 星期五

文化交流寫給久松康二先生的一封信

◎江明樹

久松先生:
  我們曾經通過信,柯旗化先生是我們的媒介橋樑,六月五日當天在「一江山飯店」,您再出是我寫給你的信,一切都回來了。
旗山,我們共同的故鄉與鄉愁,讓我們一樣回歸,至今在我腦海裡猶迴盪著明詩人北原白荻的佳篇(蔡文雄老師譯)
  「失去了什麼似的
似乎也失去了
也許並沒有失去也不定
若有那麼一天
果真來尋找
或有希望找到
一顆璧玉般的珍珠」
回憶故鄉一定是甜蜜的,想想自己在外漂泊一、二十年,我經常垂釣的鄉愁:
  「再次努力
尋找旗山的方法
幾翻摸索
幾翻臨摩
童年的熟悉的場景
活跳蝦般地蹦出來
啊!我又回到了充滿香蕉味的故鄉」
(以上錄自拙著「蕉城歲月」之書一五八頁)
久松前輩!我們再不同的時空中會晤,人不親土親,前輩晚輩(年齡差距二十六歲)的忘年之交,深信在往後,「旗山會」與「旗山特刊」的連繫交流會更加的密切吧!
六月六日,各大報陸續刊登您返旗山的消息,您馬上成為日裔旗山第一名人(山崎篤第二中野正一第三),我到街上去便有人知道「久松康二」是誰:在此之前,在地旗山人老一輩認識您的並不多,只因一發佈您是李登輝總統同窗立刻聲價百倍,早知如此,我們在七年前辦「蕉城雜誌」時,應要特別邀請您回旗山替文化界搖旗吶喊造勢才對啊!一笑!

久松先生,查看您就讀的台灣帝大文科,知您具有文學專長,難怪會在三共出版社任職,知道您文章文筆極佳,這也是我欲邀請您寫日裔旗山代表性人物主因,我沒有這方面的資料,多年前在友人處看到一本日治時代出版極厚精裝的台灣人物集,友人只影印局部給我,只是覺太簡略,不符合我寫文的標準,材料不足引不起我執筆動機,我希望由您、我與蔡文雄三人組成鐵三角,日文部分或中文部分皆由蔡老師翻譯,我期待把旗山一百年歷史斷層連結起來。
寫作二十六年,閱讀了不少日文翻譯小說與傳記,可以說四分之一的文學素養事吸收日本譯文,如夏目漱石,芥川龍之介,川端康成,三島由紀夫,大江健三郎,吉川英治,司馬遼太郎等人小說,對日本文學與台灣文學一熟悉,對日本史與日本電影也不陌生,在台灣頗冷門的日本圍棋資訊一樣會去注意,若我能日與,或你能華語,必能好好地暢談日本小說與日本文化吧!
  此次,您來窗匆匆去匆匆,本來六月六日要與蔡老師再到高雄漢來大飯店與您傾談,在「旗山特刊」寫一篇與山崎篤老師類似的採訪稿,並提一些過去日裔旗山人在旗山的生活情形;戰敗後返日情形。還有我手頭的資料歷屆旗山郡守與旗山街長的任期也不全,尚待您的提供補齊,讓旗山記事年表更充備,辦七年「蕉城雜誌」,我有不少的歷史迷霧尚待找到真相。
  第三期的「旗山特刊」準備刊載蔡文雄譯出您與孫土池議長在雄中的對談。為了文化交流方便,誠希望「旗山會」亦能也辦一份連誼的小刊物,有一些流失的資料也該重新出土,讓在地旗山人與日裔旗山人攜手合作,此橋樑由我們來搭建,好嗎?
     祝 安康

江明樹敬筆
97.7.15


培養下一代具有競爭力(沈著、按部就班)的網站:台灣紙模型 www.8nana.com www.8nana.com.tw

旗山奇 www.chi-san-chi.com www.chi-san-chi.com.tw

Posted via email from taiwanzin's postero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