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1月6日 星期六

我那好到不像話的工作

最近看到一本書,是一位五體不全的人寫的,
叫做"我那好到不像話的人生"

實在很難想像,在一般人的看法裡,
那樣子的人有何人生可言?更何況是"好到不像話"的人生呢?

好是一種比較的形容詞,如果和別人比,肯定是不容易好,
若是和自己比,則有一個明確的對照基準點,
如果能每天進步一點,就好一點,明天向上提升,心情自然會好起來,
問題一天比一天少,生活充滿了希望,充滿了明天會更好的感覺。

有一則比喻:一個盒子,如果先放大石頭進去,還可以放沙子;
但是如果先放沙子進去,則大石頭就放不進去了。

園區的工作也是這樣,先把大問題解決了,小問題就不是問題,
如果小問題不斷累積,大問題也無暇解決了。

有些問題不是一眼可以看出來的,必須要去翻動它,
就好像大石頭下面壓著什麼不知道,只有把它翻開,才會得到答案。

伙伴們工作透明化,針對問題一直去做改善,雖然還是會有一些突發的小狀況,
但是已經越來越少,而且改善也越來越快,
似乎不久就能達到目標、完全解放了。

把園區待完成的工作列一張表,註明負責人及完成日期,心無旁驁地做,
完成得漂不漂亮是其次,真正的做到,比漂亮但是不一定有效的做到有用。

這當然是"好到不像話"的工作,感謝伙伴們的努力。
人生至此,才稍微感到好起來的感覺。